游戏玩家、开发者都讨厌NFT,育碧、SEGA等游戏厂商为何被骂翻也要推出NFT这个「魔戒」?

去年 12 月,育碧宣布要推出它的 NFT计画「Ubisoft Quartz」。育碧称 Ubisoft Quartz 能为玩家提供一种全新的体验,一些游戏装备将以NFT形式限量发放,它们不仅是游戏中的道具,还可以在指定的第三方市场上进行交易。

当游戏业界遇到NFT这个「魔戒」

但是,好景不常。

在 Ubisoft Quartz 的官网上育碧花了大篇幅介绍 NFT 的优势,描绘了去中心化、元宇宙等美好愿景,但大部分玩家都不看好这个 NFT 计画,甚至有的人还大骂育碧。Ubisoft Quartz 的项目宣传片目前在 YouTube 上处於隐藏状态,评论区见不到几句好话。

「育碧终於决定打开全邪恶模式。」

「我们真的需要赚第二波的钱,现在正是好时机。」

也有网友表示,Youtube关闭了「不喜欢」的统计,正是为了保护如育碧这种行为。

可能有人不理解,在玩家不看好的情况下,为什麽育碧仍要坚持推动 NFT 计画,好好的一个游戏厂商,怎麽就掉到 NFT 的圈子里了?

但是,其实不只是育碧,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包括SEGA和卡普空在内的很多传统游戏厂商,已经在 NFT 领域摸索了一段时间。在他们看来,NFT 就如「魔戒」一般诱人。

Ubisoft:搞NFT我们真的是认真的

先从第一个站出来拿自家 3A 游戏开刀的育碧说起。育碧可以说是所有传统游戏厂商中对 NFT 表态最积极的,并且已经在这个领域摸索了一段时间。

虽然这麽说,那为什麽玩家还是对他们的计画觉得反感?怪只怪 Ubisoft Quartz 公布的太突然,让大家有种他们急着进场捞钱的感觉。

先前,育碧就有个名为「Ubisoft Entrepreneurs Lab」的扶持计划,这个项目由育碧战略创新实验室领导,为一些有潜力改变娱乐业的公司提供帮助和支援。现在 Ubisoft Entrepreneurs Lab 已经来到了第 6 期,里面就有不少与 NFT 有关的计画。

比方说,第 6 期计画中就有 NFT 手游《GUILD OF GUARDIANS》,玩家可以把游戏中的道具转换成现实世界的货币。

同一期中,还有Horizon Blockchain Games 不仅推出了 NFT 游戏《Skyweaver》,自己也提供区块链相关的服务。另外一个NonFungible 是一个 NFT 数据平台,能为客户提供专门订制的市场报告。

Ubisoft Entrepreneurs Lab 扶持的 NFT 计画中还有Aleph.im,育碧的 Ubisoft Quartz 也与它达成了合作。要说大家对 Aleph.im 印象更深的,应该是他们创办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未来大多数的大型游戏厂商都会给游戏引入 NFT ,这将使玩家拥有更愉快的游戏体验。」

不难看出育碧对 NFT 市场确实抱有兴趣,并且也做了很多准备,只是这些准备都发生在玩家没注意到的地方。

SEGA投资NFT游戏开发公司

盯上 NFT 的游戏厂商可不止育碧,还有很多我们熟悉的游戏厂商都推出过 NFT 项目,或是对 NFT 表现出极大兴趣。

比如SEGA,他们在今年 4 月就宣布投资 NFT 游戏开发公司 double jump .tokyo,并与其达成合作,销售利用区块链技术的 NFT 数位内容。同时在声明中还表示,将以这次投资为契机,给手里的各种 IP 作品开发 NFT 内容。

而且SEGA似乎很看好 NFT 市场的发展。在财报有一份关於在公司低谷期如何扩大收入的说明,「投资 NFT 等新兴产业」就是其中一环。

SQUARE ENIX:2022年将积极布局NFT

对於很多只关注单机游戏的读者来说,SE 似乎和 NFT 没有什麽关系,但今年年初,Square Enix总裁松田洋佑在元旦新年给员工的祝贺信件中,就表示公司未来着重布局区块链、NFT应用发展的决心,同时也强调未来将把去中心化形式纳入未来游戏内容发展。

而在此之前,其实他们也进行过部分的尝试。SE 在 21 年 6 月 9 日宣布为自家的《百万亚瑟王》手游系列推出一个 NFT 计画,名字叫《资产性百万亚瑟王》。

《资产性百万亚瑟王》为使用者提供的是限量的 NFT 数位贴纸,贴纸图案由四格漫画《弱酸性百万亚瑟王》的作者 ちょぼらうにょぽみ 绘制。除了能记载物品的购买和拥有历史等讯息外,每张 NFT 数位贴纸的图案都不一样,确保拥有者拿到的是独一无二的 NFT 物品。

卡普空:让NFT具备可玩性

目前我们提到的 NFT 物品都是仅用於收藏或是与其他人进行交易,相比之下卡普空的 NFT 项目在这之外还具备一定的「可玩性」。

卡普空进场比较早,20 年年末就与区块链平台 WAX 达成合作,推出《快打旋风》主题的 NFT 数位交易卡牌。这些卡牌分为「基本卡」和「构建卡」(Build cards)两种,收藏家可以将两张「构建卡」合并来解锁新的卡。「构建卡」在用於合成後就会销毁,进一步增加了卡牌的稀有性,好处是收藏家有机会透过合并获得特殊的卡片。

KONAMI :用恶魔城来赚钱

在柏青哥等业务上赚饱饱的 KONAMI 也看到了 NFT 这个全新市场,趁着《恶魔城》系列迎来 35 周年推出了「恶魔城35周年纪念NFT」。

不过,KONAMI 发行的NFT就真的只是NFT,并没有跟游戏有任何互动。虽然如此,这可是大名鼎鼎的「恶魔城」啊!对於很多玩家来说,或许可能一看到《恶魔城》就眼睛发亮,手就忍不住下单了。

毕竟,在NFT上连无聊猴头像都能卖那麽多钱,恶魔城没道理赔钱吧?

除此之外,这个商品属於「KONAMI 纪念NFT」系列,也许我们在未来还能在 NFT 领域见到 KONAMI 的身影。

其它游戏厂商的态度

EA 对待 NFT 倒是很谨慎,目前还没看到他们有推出 NFT 的计画,不过倒是对外表示自己对 NFT 很感兴趣。

在 21 年底的一次电话会议上,EA 的 CEO Andrew Wilson 表示「可收藏的数位内容」将在未来发挥重要作用,EA 应该在这个基础上创造性地思考问题。但他也没有把话说死,在最後还补了一句:「现在弄清其模式还为时尚早。」

Take-Two 的 CEO Strauss Zelnick 曾公开表示他是 NFT 的信徒,他不明白大家都信赖实体收藏品,却对 NFT 持怀疑态度。他觉得 NFT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很多人都以为 NFT 藏品的价值只会往上涨,而不会往下跌。

传统游戏厂商布局的布局,表态的表态。但,NFT 并非稳赢的赚钱机器,依然还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不是谁都能吃NFT这碗饭,谁真的赚到钱了?

要说目前传统游戏厂商在 NFT 市场上的赢家,莫过於 Square Enix 和卡普空。

不知道是《百万亚瑟王》系列迎来了新的上升期,还是 NFT 确实和手游很搭,SE 对《资产性百万亚瑟王》的市场表现相当满意。

SE 在财报显示,先前推出的两期《资产性百万亚瑟王》NFT 贴纸已经全部卖光,NFT 确实能与手里的 IP 相结合,计划未来将积极拓展相关市场。同时 SE 认为概念实验阶段已经结束,NFT 与自家 IP 的结合很成功,未来将到完全商业化阶段。

财报没有说明这个「完全商业化阶段」是怎麽回事,是要继续深耕《资产性百万亚瑟王》,还是掏出更多 IP 制作 NFT 商品。但是从他们社长在年初的宣示来看,恐怕是会推出更多的IP来捞钱。

来到卡普空这边,他们的《快打旋风》NFT 卡牌也是销售火热。据外媒 DappRadar 报导,上架仅 24 小时卡普空就卖出了 6 万 5 千包 NFT 卡牌,总交易金额超 200 万美元,足见其欢迎程度。

就算是在 NFT 交易市场上,卡普空的卡牌也是热门商品。根据稀有度的不同有的卡牌售价不到一美元,但也有卡牌能突破 60 美元大关,转手就赚。

在NFT上跌倒的游戏厂商

说完最有赚头的两家公司,当然也有表现不行的游戏厂商。

虽然SEGA在财报把 NFT 当作救命良药,但他们的 NFT 表现真的很一般。

在宣布推出 NFT 商品时,SEGA就被音速小子粉丝狂喷。至於为什麽是音速小子粉丝出来喷这个项目,这也是件趣事。

我们都知道音速小子是SEGA的吉祥物,甚至官方头像也是音速小子,很容易让粉丝们误以为是SEGA要出音速小子的 NFT 。

音速小子粉丝们反对的理由也很简单:NFT 不环保。

有玩家表示,音速小子在游戏里的中心思想就是过度发展,环境被完全破坏的城市。拿音速小子来搞NFT,根本就是对音速小子的讽刺。

可能是受此影响,世嘉的 NFT 艺术品在市场上普遍价值不高。如果世嘉想靠 NFT 赚钱的话,可能还得多下点功夫,现在就是挨了骂还捞不到多少钱,太惨了。

但是,SEGA的情况和育碧比起来,根本不算什麽,育碧这边才是惨到没地方说了。育碧 NFT 宣传片被观众骂到不行,NFT 物品交易量低,自家员工都看不懂这个计画要干嘛,出来表态要继续探索 NFT 项目又被大家取笑。

不过大家可能不知道,育碧在法国还被自家的公会公开批评,而且讲出了游戏业搞NFT一个关键问题。

法国公会 Solidaires Informatique发了一篇声明痛批育碧的NFT决定,并称区块链技术是「一种有害、没有价值、毫无生态可言的技术」。声明中写道:「我们并非对 NFT 一无所知,相反我们是因为理解 NFT 才反对它。NFT 能带来的是金融诈骗,它让我们远离电子游戏的乐趣。区块链所谓的「创新」只是用更多的电力做同样的事情。」

虽然观点比较尖锐,但这个公会确实指出了一个问题:从目前的表现来看,多数游戏的NFT与饰品商店并没有什麽差别,这就是 Ubisoft Quartz 目前最尴尬的地方。

多数的NFT游戏都有一个问题,而且是很关键的问题,那就是:不好玩。

那麽,明知道真正的游戏玩家对 NFT 没有好感,为什麽游戏厂商对 NFT 还那麽感兴趣,是为了赶潮流吗?

原因并没有那麽复杂,从多数游戏厂商的财报、发言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推出 NFT 就是为了赚钱。

游戏程式设计师:别在我的游戏计画中加入NFT

游戏厂商想要赚钱,这没什麽不好。

甚至对於一些小游戏厂商来说,如果他们说他们卖 NFT ,就是为了赚点奶粉钱继续做游戏,这也没什麽不对。开发商拿到了钱继续开发游戏,玩家得到了品质更好的游戏,这不是双赢吗?

但大多数游戏玩家为什麽还是觉得,游戏不该与 NFT 扯上关系?

 

事实上,游戏玩家质疑的是,游戏原本只要跟课金挂上关系,就已经产生很多问题了。现在跟NFT扯上关系,只怕问题更严重。

 

以《刺客教条 奥德赛》为例,育碧给游戏加入了等级加速包,只要少许钞票就能让主角升级得更快。但是,如果玩家觉得升级慢,那麽是游戏本就如此设计,还是开发人员故意让玩家觉得自己升级得慢,创造了等级加速包这一需求?没人说得清。

如果只是单独推出一些 NFT 收藏品计画,问题还不大。但是如果直接将游戏本体挂勾上NFT,无论是边玩边赚(Play To Earn)模式,还是像 Ubisoft Quartz 这样与区块链市场结合,都是一种新的游戏经济系统。

在这个经济系统中,玩家被鼓励互相买卖数位物品,最重要的是尽可能多地赚钱,玩得开不开心反倒是次要的。

这便是玩家们在担心的问题,游戏厂商可能会为了推广 NFT,改变游戏原本应该要「好玩」的规则,甚至有打破游戏平衡的可能性。

不止是玩家,也有游戏开发者提出了类似的看法。游戏开发者 @maxnichols 就连发 20 条推文分析 NFT 对游戏的影响。

总结下来就是:

  • NFT 对环境和社会都有不良影响。
  • 现今的NFT游戏,如果去掉NFT内容,光看游戏表现要麽差到不行,要麽同样出色。
  • 往游戏中加入 NFT,会扭曲游戏的设计初衷。
  • 大多数玩家不喜欢边玩边赚模式。

这不是孤例,育碧内部社群中心 MANA 就有游戏开发者表示,他搞不懂这项新技术究竟解决了什麽老问题,有的人则开始担心会被上级要求把 NFT 整合到自己的项目中。

尽管在真正的游戏玩家和部分游戏开发者看来,为游戏加入 NFT 是个愚蠢的决定,但如果我们从厂商的角度出发,单机游戏的开发时间变得越来越长,开发成本也逐年增高,哪怕投入巨大也不能保证游戏一定大卖。

为了收回游戏成本,或是赚钱,NFT是游戏厂商眼前的一个不得不跳下去的选择。毕竟这是生存问题。哪怕现在谁都不知道游戏与 NFT 的契合度究竟如何 ,但只要它有赚大钱的可能性,还会有游戏厂商如着了魔的咕噜,追着 NFT 这个「魔戒」不放。

参考资料:

Microtransactions in Games Ruined Gaming: NFTs Could Be the Answer

The Arrival of In-Game NFTs is Already Generating Heavy Resistance

Blockchain in Gaming Is all the Rage for No Good Reason

Ubisoft’s NFT scheme criticized as ‘useless, costly, ecologically mortifying’ by French trade union

  • 本文来自「游戏时光VGtime」,授权转载自:36kr(36氪)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